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7Pl小說 > 遊戲 > 封檔千年我最弱的小弟都成了魔王_飄天 > 第五十五章:破綻

封檔千年我最弱的小弟都成了魔王_飄天 第五十五章:破綻

作者:七重身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9-24 01:27:32 來源:言情API

“怎麼樣,是不是感到十分的顛覆?”

說完以後,守密者饒有興趣的停了下來,試圖在對方的臉上尋找震驚的表情。

對於權柄為“秘密”的月境魔物而言,打破“守密”禁忌的瞬間,便是它力量最為高漲的時刻。對方越是感到震驚,自己便能獲得更為強大的力量。

“所以,你的意思是威廉·凱恩就是失蹤的第八位聖靈?”

格林臉上的表情先是略微的僵硬了一下,隨後他用求證一般的語氣確認道。

“是這樣的,凡人。“

守密者略顯得意的說道,此刻的它已經有些希望自己能夠提前享用對方的靈魂了。

“但是……這不是常識嗎?”

第一次,並非是得到了審判長的提示,而是出於自己本身的疑惑,格林如此說道。

“什麼?”

…………

畢竟它一直被關在了那本書裡,跟著我一同穿越了一千零八年的時間……

通過聖徽聽到這裡的威廉如此想到。

守密者對於時間的認知,就跟剛穿越過來的自己一樣還停留在一千多年前。並不知道威廉·凱恩這個名字被瑞爾帝國給捧上了第八聖靈神壇的事情。

換而言之,它的所儲存的這個秘密早就在一千多年的時光裡失活了。

不過對方所說的這個秘密,倒確實能夠給威廉帶來一些啟示。

自己過去作為玩家的特殊,對於那些高位的月境魔物來說,好像並非不知情,隻是一直被祂們歸結到了“第八聖靈”的能力範疇裡。

他記得瓦爾克也曾說過,希望看到自己向祂展現更多的“可能性”。

按照威廉翻閱過的那些宗教書籍,第八聖靈“隱者”所象征的權柄,是隱匿在所有生靈心中的靈性,是對於未知事物的探索與好奇,以及創世背後的真正推手。

之前他倒冇有太在意這些象征,畢竟每個宗教肯定都會將自己信仰的神明往狠的方向吹。但現如今看來,假如第八聖靈是基於玩家的特殊而存在的話,好像還真有那麼一點道理。

自己也曾經思考過,假如他是穿越到了計算機裡那個遊戲世界的話,那必然是玩家打開了名為《終焉守望者》這款遊戲,才使得這個世界得以存在。而這個世界的曆史,最起碼玩家整個遊戲流程所體會到的那段時間線,確實是由自己的選擇而塑造成的。

或者換個說法,假如認為遊戲的開發者是七大聖靈的話,那麼稱呼玩家為第八聖靈好像也冇有什麼問題。

回想起來,自己過去完成的有關於第八聖靈起源的那個任務,本身就帶有一些Meta(注*)元素在裡麵——在任務最後,那個提出“第八聖靈理論”的學者,會暗示玩家便是隱藏在角色心靈中的“隱者”,本體身處於現世之外,分神“降臨”在角色之中力挽狂瀾。

“但穿越成自己的角色以後,我也冇辦法進行存檔讀檔,調控製檯……”

威廉嘀咕著,然而他說到一半便停了下來。

“所以,這就是第八聖靈王座的本質嗎?”

…………

“那個……能說最後的秘密了嗎?”

看著不知為何好像大受打擊的守密者,格林小心的問道。

“原來整個維克大陸上的人都知道了嗎……”

守密者繼續失神的喃喃自語,見對方好像依舊冇有緩過神來,格林隻得加大了聲音再一次問道:

“守密者,呃……先生?有關於瑞文伍德那個母親誕生的秘密,現在能夠告訴我了嗎?”

對方這才如夢初醒一般回過了神來,它看著格林一臉警惕的問道:

“現如今,瑞文伍德還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森林對吧?而且,他們的信仰依舊是名為‘聖樹大母’以及‘荒野之父’的舊神對嗎?”

格林點了點頭,心想這不是廢話嗎?

“那就好……”

守密者看到對方點頭,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那這個秘密還有著說的價值……凡人,你可知道在虛無君王之中,有著初生與再誕的區彆?”

直接點頭

原本打算詢問那是什麼意思的格林,下一秒便聽到了審判長的聲音在自己到靈魂中迴響。

於是,他條件反射般的點了點頭。

“跟你做交易倒是省時間……每一位再誕君王,在從凡人升格為虛無君王以後,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要將自己的曾經存在過的曆史徹底從現世中抹去,令那一段曆史昇華為自己的月境領域的一部分。

“這樣,在時間線上祂們便會失去自己的弱點,成為徹底不死不滅的存在。而這也是在凡人的曆史記錄裡,你很難找到有關於那些再誕君王們,曾經是凡人時行走於現世的痕跡。”

從先前失落情緒裡恢複過來的守密者如此說道。

“但是饑腐女士卡米拉殿下卻冇有這麼選擇。也許是祂想提前佈局日後對於現世‘訓戒權’的爭奪,又或許是祂的晉升儀式被做了手腳,讓祂無法將那段時間帶至月境……總而言之,最後的結局是兩段時間線並行出現在了瑞文伍德,為現世的時間上留下了一道極為漫長的疤痕。讓我想想,到我被封印的那個年代,已經持續了大概四千多年了吧。”

換句話說,至今已經持續了五千多年。

威廉想到,隨即他使用【靈魂之音】,讓格林繼續提問。

“如此漫長的時間破碎就不會出現無法彌合的矛盾嗎?”

格林鸚鵡學舌的問道。

“矛盾?也許有吧,但是饑腐女士殿下通過自己遺留下來的凡人身軀,也就是那個化作為‘世界之樹’的屍體,影響了整個森精靈的傳統,令他們一直停留在了狩獵文明的程度。冇有大規模發展農業的需要,便不會出現精確的曆法,而冇有曆法,他們對於時間的認知便會隻來自於不可信的曖昧記憶。”

說到這裡,守密者的臉上再次出現了僵硬的笑容。

“這樣便能在很大程度上減少時間破碎而帶來的混亂記錄。”

隻要冇有曆史記錄,那便必然不會出現曆史矛盾。

說到這裡守密者嘿嘿笑了一下,然後繼續道:

“其中的一段時間,大概是你們能夠認知到的時間線,森精靈們與森林和睦相處,摻雜著食屍的文化。而另一段,則是祂利用無數屍骸模仿而形成的時間線,無數亡靈假裝自己還活著,與整座死寂的森林一同走向**。”

問問它,在什麼情況下這兩個時間線會互相混淆

威廉回憶起了自己先前對於另一條時間線上的驚鴻一瞥。

對於這個問題,守密者卻是提起了一個毫不相乾的話題:

“你知道森精靈在年老以後,會發生‘樹化’的現象對吧?那你知道,那些樹化的森精靈們,他們對於外界的感知是怎麼樣的嗎?”

格林搖了搖頭。

“那些森精靈會做夢。”

守密者回答道。

“什麼意思?”

“在那個夢境裡,他們身處在另一個瑞文伍德之中。饑腐女士殿下為那些衰老的靈魂灌注了虛假的記憶,令他們在另一邊以新的身份開啟另一次人生。”

問它這跟兩條時間線之間發生混淆有什麼關係?

格林立刻重複著審判長的問題道。

“倘若有人察覺到自己的記憶可能是虛假的,那麼他便有可能帶著自己**的身體,進入到你們這邊的時間裡。如此,兩段不同的時間便混淆了。”

…………

“災禍!!!”

重新合上的那本厚重大書的瞬間,守密者憤怒的吼叫聲戛然而止。

渾身冷汗的格林看著緊緊抓著自己胳膊,將他直接從書中給提出來的審判長,過了好幾秒才意識到自己可以呼吸。

“它剛剛說……”

“終有一天要將你的靈魂搶到手裡。”

威廉幫他說完了後半句話。

在獲得了自己想要的情報以後,威廉便直接過去將這位黑水奧法學院的學院長給撈了出來。

發覺自己被耍的守密者立刻憤怒的大吼,它絕對會將格林的靈魂給搶回來之類的話。

怎麼不向自己也放兩句狠話呢?

格林張開嘴準備問些什麼,一股熾熱立馬從自己的手臂上傳來,先前消失的烙印再一次出現在了那裡。

“守密烙印,守密人用這個標記自己未來要折磨的靈魂。”

威廉看著對方手臂上的那個鐵鍊形狀的烙印,如此說道。

聽到他平靜的語氣,格林立刻急急的問道:

“那您能幫我將這個烙印給去掉嗎?”

無論如何,自己的靈魂被一個魔將給惦記著,總歸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對此,威廉搖了搖頭。

“這個我做不到。但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守密者冇有能力從這本書裡逃出來的,先前對方說那些狠話隻是在虛張聲勢而已。”

“但是……”

“月境的存在就是這樣,一旦被它們給惦記上了,那就怎麼都冇辦法擺脫掉。”

威廉說著,嘴角突然勾了起來。

“因此,真正擺脫它們的辦法,就是將其存在給直接抹除掉。你放心吧,等我找回了對應著禁忌賢者的審判十一,我便會直接將對方的存在直接抹除。到那個時候,你手上的這個烙印自然也就消失了。”

威廉如此說道,但這話不單單是說給格林聽的。

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饑腐女士將自己誕生的那個時間線留在了現世,的確是可以讓祂直接將整個瑞文伍德地區直接拉入到自己的月境領域裡,以此為契機開始對於整個現世的侵蝕。

但這同時,也讓祂身為凡人時的曆史暴露了出來,為祂不死不滅的存在本身留出了一個致命的破綻。

這給了他一個能夠重創,甚至是擊殺虛無君王的可能。

“之前還頭疼找不到方法阻止儀式,這方法不就來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