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7Pl小說 > 曆史 > 封侯 > 第九百七十六章 疑陣

封侯 第九百七十六章 疑陣

作者:高月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8 17:20:20 來源:言情API

定禪寺靠近帥府不遠,它在洛陽眾多寺院中隻能算中等,但它也有個洛陽城之最,那就是它有洛陽最高的塔樓,一座高達五丈的木製樓閣,叫做楞伽塔,元豐年間修建,已有近五十年的曆史。

不過這座塔樓已被征為軍用,成為軍方的鷹塔,鷹塔一般都使用城內最高建築,用來接收發送鷹信。

但洛陽冇有鷹,隻有十幾隻信鴿,和汴梁保持聯絡。

三更不到,餘守忠帶著幾名手下攀進了定禪寺的圍牆,一個黑影迎了上來。

“怎麼樣?”餘守忠急問道。

“都搞定了,我在酒水裡下了藥,都在睡熟中。

黑影是餘守忠的手下,叫李慧明,裝扮成一個頭陀,買一套二手度牒,起個法號智光,昨天上午花十貫錢在定禪寺掛了單,又花幾貫錢接下了給楞伽塔守軍做飯的差事。

“他們冇有懷疑你?”

李慧明冷笑一聲道:“定禪寺的和尚都窮瘋了,隻要給的錢到位,方丈都能讓你當!”

“帶我們去塔樓!”

李慧明帶著餘守忠向塔樓奔去,很快來到楞伽塔院,是一座很大的院子,有幾間平房,是倉庫、馬房和廚房,李慧明就住在這裡,專門給十幾名士兵做飯。

餘守忠忽然想起一事,又問道:“我讓你問鴿奴的事情,你問了嗎?”

李慧明連忙道:“我下午特地問過了,信鴿都在這裡,一共十四隻,他們已經有五六天冇有向汴梁發信,也冇有收到鴿信,據說完顏兀朮不在汴梁。”

李慧明帶著眾人輕手輕腳上了塔樓,二樓鼾聲如雷,十幾名士兵都住在這裡,晚上喝了李慧明替他們搞來的酒,毒是冇有,但能讓人沉睡次日中午。

片刻,他們來到五樓,李慧明指了指一扇門,小聲道:“兩名鴿奴就住在裡麵!”

餘守忠見門上有門鎖,便給手下使個眼色,手下會意,取出一把事先準備好的佛門金剛鎖,將房門反鎖起來。

鴿籠就在頂部閣樓,能聽見鴿子咕咕地叫,兩名手下飛奔上去,不多時便聽見‘撲騰!撲騰!’的聲音,很快就安靜下來。

兩名手下奔了下來,手中拎了一串鴿子屍體,點點頭道:“都乾掉了!”

“我們走!”

餘守忠一揮手,帶著三名手下先一步離開了定禪寺。

李慧明把鴿子屍體稍微拔毛處理了一番,也隨之逃離了定禪寺。

.......

次日一早,有人在漕河中發現一具屍體,立刻報了官,知縣周煌帶著一群衙役過來檢視,屍體撈起來,很快有人認出死者,叫做孟小東,是一名工匠,家就住在附近,此人嗜酒如命,有錢就去喝酒,估計是昨晚喝醉酒回來失足落水。

周煌隨即讓仵作驗了屍,身上冇有發現任何傷痕,也冇有遭遇打擊勒喉的跡象,死者麵部青紫、腫脹、雙眼充血,肚子裡灌滿了水,這些身體跡象證明是溺水而死。

不多時,衙役把死者妻兒找來,出人意料,妻兒很冷淡,冇有失聲痛哭,似乎對孟小東的死毫不關心,也不想申訴報案,旁邊有人告訴知縣,這個孟小東喝醉了就回家打人,妻兒經常被他毆打虐待。

既然家人不願申訴報案,知縣周煌也不想多事,隨即認定孟小東是意外失足溺亡,讓家人替他收屍,他帶著衙役走了。

孟小東的妻子給了仵作十幾貫錢,請他給孟小冬買一口薄皮棺材,送去西城角的亂墳崗葬了。

倒是他兒子在知縣走了後,才跪在父親麵前嚎啕大哭起來。

孟小東妻兒表示失常當然有原因,昨晚半夜,幾名凶神惡煞的大漢來家中把孟小東抓走,同時狠狠威脅他們母子一番,最後卻給了兩百兩銀子封口費。

孟小東妻兒拿了銀子,生活有了著落,儘管明知孟小東是被害死,也不敢再多事了。

知縣周煌剛回到縣衙,折可求卻派人來了,令他在全城發告示,通緝一名帶髮修行的頭陀,法號智光,提供有效線索者獎賞百貫,協助官府抓到頭陀者,獎賞一千貫。

周煌想去帥府問問情況,親兵苦笑一聲,勸他道:“大帥正在大發雷霆,火氣很大,趕緊發告示吧!不要再去多事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信鴿全部死了,被人放在鍋裡煮熟,毛都冇有拔乾淨,就是這個叫做智光的頭陀乾的,他負責給看守士兵做飯,現在人已經跑了。”

周煌驚訝道:“莫非他不知道那是信鴿,以為是殺來做飯的菜鴿?”

“卑職什麼都不知道,隻知道現在大帥暴跳如雷,要嚴懲定禪寺的和尚,縣君趕緊發告示吧!大帥又要發怒了。”

“我這就安排!”

周煌連忙安排手下釋出通緝告示,他已經把孟小東之死拋之腦後。

........

定禪寺內,包括方丈在內的數十名和尚被士兵按倒在地上揮棍重打,十幾名看守士兵和兩名鴿奴也被按倒重打,每人重打一百棍,就算不死也要丟掉半條命。

折可求鐵青著臉站在鴿籠前,望著籠子裡血跡斑斑,他回頭問錄事參軍楊定輝道:“參軍認為這會是宋軍探子所為嗎?”

楊定輝並不算幕僚謀士,隻是負責替折可求處理文書的錄事參軍,鴿信情報正他的管轄範圍。

楊定輝半晌道:“卑職想不通對方來破壞鴿信做什麼,如果是宋軍探子,那他們更應該去破壞糧草倉庫,冇有了糧草,我們城池就守不住了,這纔是關鍵。

而且十幾個士兵和兩個鴿奴,一個人都冇有殺,這不符合宋軍探子做事的風格,讓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個頭陀還居然把鴿子拔毛燉了,這更像是泄憤,所以卑職個人判斷,泄憤報複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那他的動機是什麼?”

楊定輝歎口氣,“大帥,這裡是佛寺,楞伽塔是存放佛經的地方,卻被我們用作鴿信塔,一群士兵在這裡天天吃肉喝酒玩女人,玷汙佛門,一群鴿子把塔上弄得汙穢不堪,這些和尚豈能不惱火,定禪寺的和尚是軟骨頭,不代表彆的寺院能忍。”

旁邊,另一名參軍事梁清也道:“楊參軍說得有點道理,兩個鴿奴的門被人反鎖,用的是佛門金剛鎖,若是宋軍探子,一刀一個砍了,哪有那麼囉嗦?

而且就像楊參軍說的,他們在暴露之前,應該先對糧倉下手,不應該先對鴿信下手,卑職也認為是僧人泄憤。”

折可求心中著實有點失望,這兩人畢竟是書生,看問題太簡單了,居然說是僧人泄憤,這怎麼可能是僧人泄憤,分明就是宋軍探子所為,切斷了自己的對外聯絡,故意做點偽裝,就把兩人騙過了。

不過失望歸失望,折可求還是給了二人一點麵子,冇有直接戳穿他們的無知,他隨即令道:“傳我的命令,糧倉加強雙倍防禦,任何靠近糧倉五十步內之人,一律格殺勿論!”

兩名參軍對望一眼,原來大帥並不相信自己的解釋,楊定輝乾笑兩聲道:“大帥安排得很及時,不管是不是宋軍探子所為,我們必須要加強糧倉防衛,不給對方任何機會。”

折可求淡淡笑道:“我正是此意!”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