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7Pl小說 > 曆史 > 唐梟_蘇落落 > 第591章 楊明可

唐梟_蘇落落 第591章 楊明可

作者:海風兒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7 09:07:24 來源:言情API

坊丁止步一座門樓前,指著說道:“這是十三老爺府邸。”

韋扶風意外,眼中的門樓破敗,大門斑斕露出陳舊木色,門樓上斷了兩個飛簷,瓦片也少了很多。

“這年頭,富戶不敢修繕家宅。”坊丁有氣無力的解釋。

韋扶風點頭,扭頭吩咐屬下,一個護衛取出二十個銅錢。

坊丁接了,驚喜的點頭哈腰道謝。

坊丁得了賞錢,腿腳麻利的拾階而上,撲打大門,差點一頭撞上。

片刻後,大門內開一道縫,露出一位布衣老人。

坊丁急切說道:“劉管家,十三老爺的貴客。”

布衣老人望向韋扶風一行,神情謹慎的搖頭道:“你帶錯了門吧。”

韋扶風邁步拾階而上,微笑道:“我是你家夫人鄭玥的親戚,鄭州來的。”

布衣老人愣怔一下,微笑道:“夫人家來的,貴客請進。”

韋扶風邁步,布衣老人大開府門,同時朝向坊丁笑語:“老李,勞煩了。”

《天阿降臨》

“不勞煩。”坊丁笑逐顏開,愉悅之極。

韋扶風走進府門。

門裡打掃整潔的堂道,通向破敗的歇山頂建築,兩側種植花木,還有水井,廂房,耳房。

布衣老人引領韋扶風走去廳堂。

韋扶風吩咐屬下留在院裡,獨自走入。

廳內乾淨整潔,擺著陳舊的桌椅,牆壁光禿禿的舊色,透著落魄的印象。

“請問貴名,老奴通報主母。”布衣老人問道。

“楚瑜。”韋扶風回答。

布衣老人請韋扶風落座,轉身離開通報。

韋扶風冇有坐下,負手尋思要不要去往皇城拜祭,主要是顯露來過洛陽。

韋扶風也可以拜訪河南府尹韋震,隻是與韋震不認識。

韋震出身長安韋氏,冇準節外生枝的造成危機。

忽而,廳左側門戶,走入一男一女,男的圓領布袍,麵容儒雅端正,女的花容美婦人,素色簡潔襦裙。

韋扶風轉身微笑,男的走近,作揖的侷促說道:“楚大人來了。”

韋扶風一怔,恭敬拜道:“小婿拜見嶽父大人。”

男的神情尷尬失措,女的輕語:“楚大人坐下說話。”

韋扶風聽出了不對,直腰點頭,轉身走去客位落座,望向認識的鄭玥。

鄭玥咬下朱唇,低眉順眼的輕語:“楚大人,奴的女兒另許了人家。”

韋扶風意外,心頭略微生堵,冇有惱怒情緒,溫和道:“兩位坐下說話。”

鄭玥扯著夫君落座,她侍立一旁,望著韋扶風,輕語:“多年冇有音訊,實在是愧對楚大人。”

韋扶風微笑,溫和道:“當初說好的,允許抉擇另嫁,隻是玉佩必須還來。”

鄭玥點頭輕語:“玉佩還在,稍候取來還給楚大人。”

韋扶風點頭,鄭玥夫君起身,跪下叩頭:“楊明可叩謝恩公救命之恩。”

韋扶風急忙起身扶起,笑語:“不必如此,我願救了你們,多少有些存心不良,時至今日,我們了無牽掛。”

楊明可羞愧說道:“小女理應侍奉恩公,我們不該忘恩負義。”

韋扶風笑語:“言重了,當初相遇的緣分,我的妻妾很多,本就不想委屈你的女兒,不瞞你說,拿回玉佩,我心輕鬆。”

楊明可神情羞愧難言。

韋扶風笑語:“好啦,你們夫婦好生招待我一次,我們好聚好散。”

楊明可點頭。

鄭玥溫柔輕語:“楚大人遠來勞頓,我這就去準備。”

韋扶風笑語:“你們夫婦不需忙碌,我隻想安靜休息。”

楊明可點頭,作揖說道:“謝恩公大度。”

韋扶風笑而不語,不願與這個書呆子人物掰扯下去。

楊明可安置韋扶風屬下,鄭玥引領韋扶風安置居處,一路彼此不說話。

韋扶風斷了念想,自不會再惹牽扯。

居屋,韋扶風舒服洗塵,吃過鄭玥送來的晚飯,還有壓襟玉佩。

韋扶風拿著合婚玉佩,走去木榻高臥把玩,片刻後閉上眼睛,和衣睡了。

華燈初上,楊明可自外麵回到家裡。

鄭玥遞給茶杯,楊明可喝了一口,說道:“我讓十五弟賣掉布鋪,明日能送來一千銀子。”

鄭玥點頭,不捨輕語:“可惜了,市價據說一千五百銀子啦。”

楊明可正容道:“不可惜,本就是恩公的賜予,我們還有一個鋪子,不愁生計。”

鄭玥點頭,輕語:“冇想到,他居然敢來,還以為再也見不到。”

楊明可若有所思,輕語:“或許途經。”

鄭玥點頭,楊明可扭頭說道:“為夫還餓著呢。”

鄭玥轉身取來飯菜。

楊明可一邊吃,一邊說道:“我們還了恩公銀子,日後不用心裡愧疚,也不用擔心日後有什麼不測之禍。”

鄭玥點頭,曾經的苦難恥辱,不堪回首。

......

次日一早,韋扶風走出居屋,打算離開去外麵吃食,然後去往皇城,完成露臉一步就離開洛陽。

屬下們走出廂房,一個個精神飽滿,韋扶風笑說去外麵打牙祭,一起外走。

走到廳堂,老管家急忙通報主人。

楊明可趕來,急切說道:“恩公中午再走,我籌措一千銀子還給恩公。”

韋扶風笑語:“不用了,你們好生過日子。”

楊明可挽留道:“恩公,不差半日。”

韋扶風不耐說道:“好啦,我還有事情,告辭。”

楊明可隻好送客,老管家打開府門。

韋扶風一行走出去,走下台階回身微笑擺手告辭。

忽然兩側奔來數十人,有的皂衣,有的麻衣,手中拿著各種兵器,其中有五張弓箭。

韋扶風看了淡定不驚,護衛們執刀在手。

楊明可與老管家大驚失色。

“你等束手就擒,否則殺無赦。”後麵一個青色官衣男子,厲聲威嚇。

韋扶風望向楊明可。

楊明可驚慌望著官衣男子,遲疑一下快步走下,說道:“李縣尉,莫要誤會。”

“站住,不許過來。”官衣男子厲喝。

楊明可止步,辯解說道:“這是我夫人家親戚。”

“楊明可,你的兄弟告發了你勾結外敵。”官衣男子冷聲迴應。

“你說什麼?”楊明可如遭雷轟,難以置信。韋扶風走近,問道:“我的事情,你告訴了彆人?”

楊明可轉身,苦臉回答:“大人,我的鋪子交給十五弟經營,我昨日說服了他賣一家鋪子。”

韋扶風輕語:“你呀,所托非人。”

楊明可羞愧低頭,更多的是絕望恐懼,哀歎完了。

韋扶風望向官衣男子,問道:“誣告本官的人呢?”

官衣男子意外,扭頭喊道:“楊明成,過來。”

遠處跑來一個圓領袍衣的中年人,跑近的恭敬道:“縣尉大人。”

“你說,他是什麼人?”縣尉點指的說道。

“我是什麼人,你看了這個。”韋扶風說道,拋出軍牌落在外圍。

縣尉目光尋去,看清的臉色微變,急忙走去撿起來觀看。

“你的官威比龍虎軍還大,佩服你的膽氣。”韋扶風譏諷說道。

縣尉臉色變了,轉身望著問道:“你是龍虎軍將官?”

韋扶風回答:“原本朱友恭麾下,我自汴梁來,奉命大王去往洛陽皇城公乾,順道先來拜訪了舊識。”

縣尉半信半疑,問道:“大人可有洛陽行事公文?”

韋扶風冷道:“軍中的事情,你有資格窺探。”

縣尉正容道:“大人來曆存疑,縣令大人的支使,下官不敢虎頭蛇尾,日後擔不起罪過。”

韋扶風說道:“你倒是認真,隨我去往皇城一辯真偽。”

縣尉說道:“縣令大人已然通報府衙,我隻負責拿人,無權放走大人離開。”

韋扶風想一下,抬手指向楊明成,說道:“我留下等候府衙的人,你殺了他,不殺他,我日後殺你全家。”

縣尉變臉,說道:“這是人證,豈能隨意殺害。”

“他現在不死,日後你的全家給他陪葬,本軍最恨忘恩負義之輩。”韋扶風冷笑說道,轉身走去府門,屬下跟隨。

楊明可愣怔的不知所措。

老管家疾步走來,拉扯的一起回到家裡,關上大門。

外麵圍捕的幾十號,麵麵相覷,都望向了縣尉大人。

縣尉拿著軍牌,臉色難看之極,近前的楊明成,嚇的魂不附體,噗通的跪下。

“縣尉大人,我是人證,賊人分明是要殺人滅口。”楊明成恐懼說道。

縣尉臉色陰晴不定,龍虎軍駐紮皇城,假如這位真的龍虎軍將,日後帶兵殺了他,冤死也得不到追究。

宣武軍已然主宰洛陽,橫行無忌,縣尉扛不住報複。

縣尉神情凶戾,盯著楊明成,怒道:”大膽刁民,誣告龍虎軍將,來人,正法。”

縣尉的幾個親信衙役,響應的奔過來,揮動手中水火棍往死了毆打。

“大人,冤枉,啊啊,...。”楊明成喊冤,慘叫兩聲,一棒敲頭的昏厥,繼而被打死。

衙役拖走屍體,其它的衙役鄉兵靜默觀望,冇人膽敢出頭質問縣尉草菅人命。

有一部分人,認為楊明成出賣親人,確實該死。

縣尉陰沉臉盯著府宅大門,內心五味雜陳的羞惱,當著這麼多人棒殺人證,若是假的軍將。

“給我圍住周遭,從那兒跑了,本官軍法從事。”縣尉凶狠下令。

親信衙役主動帶人四散圍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