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7Pl小說 > 曆史 > 唐梟_蘇落落 > 第593章 楊明可做官

唐梟_蘇落落 第593章 楊明可做官

作者:海風兒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8 20:49:52 來源:言情API

楊明可送到門外,望著韋扶風一行遠去不見,內心感激涕零。

韋扶風離開正平裡,西行抵達天街,雇車向北一直抵達洛水,下車登船離開洛陽城。

韋扶風佇立船上,望著洛水之北,位於郭城西北角的巍峨皇城。

韋扶風遙祭昭宗:“大唐皇帝陛下,嶽父大人安息吧。”

韋扶風放棄了去往皇城,心生危機感的急於離開,儘早的迴歸自家地盤。

臨彆嘗試性的求官,出於照應楊明可一家自保。

韋扶風離開宣武軍地盤,可抉擇路途三條,最近的當然是西行,途徑虢州,虎牢關,潼關,抵達長安。

南下路途走過汝州,過魯陽關進入南陽盆地,既可以走武關道去往商州和長安,也能走到漢水。

北上路途,洛水進入黃河去往北岸懷州,向西走到河中節度的蒲州,從蒲阪津渡過黃河,抵達關內的同州。

韋扶風最想南下,理智的抉擇北上。

韋扶風西去或南下,都存在戰爭形成的兵禍,還需顧慮張全義勢力的監視。

北上走了回頭路,能夠迴歸汴梁,化解張全義勢力的存疑心態,避免遭到追殺。

貨船順利駛出洛陽城。

大運河的運載船隻,專門用於載客的很少,載客都是附帶的生意,除非大價錢預定。

一路順風順水,抵達板渚渡過黃河,踏足隸屬於河陽節度的懷州,會合一夥走商去往蒲州。

韋扶風順利抵達蒲州,聽說一個意外的訊息,鎮守河中府的朱友裕病亡。

朱溫這個大兒子正當壯年,居然與梁王妃張惠同一年死亡。

韋扶風不知,淮南軍的頂梁柱大將,台濛和李神福,已然相繼病亡。

朱溫曾經差點殺了朱友裕,非常猜忌有勇有謀,深得軍心的大兒子,多虧張惠斡旋護持,挽救了朱友裕性命。

韋扶風聽到僅僅意外而已,事不關己的繼續行程,順利渡過黃河,踏足同州。

......

汴梁城,朱溫準備去往洛陽,他需要擺個姿態的朝賀新皇帝,遮掩弑君的惡名。

朱溫想做皇帝,當然不願彆人有樣學樣的殺他。

大兒子朱友裕的噩耗傳來,朱溫登時呆怔,雖然是一直防範大兒子,內心難免喪子之痛。

朱溫推遲了出行,大兒子棺槨正在途中,或許是心情惡劣,朱溫發出了殺令。

朱溫殺令抵達洛陽,河南府尹韋震執行,使人請來朱友恭和氏叔棕,人一到府衙抓捕控製。

韋震宣讀朱溫軍令,問罪朱友恭和氏叔棕玩忽職守,氏叔棕貶為白州司戶,朱友恭貶為汝州司戶。

兩位軍中大佬,一下子雲端跌落牢獄,韋震逼迫他們自我了斷。

韋震隨後又抓捕史太為首的弑君將士,全數處死。

完成朱溫軍令,韋震離開洛陽去往汴梁。

五日後,張全義回到洛陽,複任河南府尹,判六軍諸衛事,領皇城宿衛。

也就是說,張全義負責看守皇城防衛。

張全義不敢懈怠,皇城裡關著大唐皇族,跑了任何一個皇子,朱溫都得發飆問罪。

張全義迴歸,舊部們歡呼雀躍,兵馬都監稟告了朱友堂的事情。

張全義意外,當初的不速之客朱友堂,他並不待見,屬於半被迫的給出手書。

張全義尋思,任職蕭縣令的楊氏,他知道這個人,冇見過。

尋思片刻,張全義傾向維持表麵和,若非負責了皇城看守,多了任官餘地,他隻能是不理會。

張全義任職楊明可宮苑使,負責巡查宮城,官階七品,蕭縣令七品官,相當於平級起用。

張全義願意起用,還因為楊明可做過宣武軍的官,並非來曆不明。

楊明可接到通知,苦惱糾結,他有了去往川南軍做官的盼頭,不願提心吊膽的久留洛陽做官。

鄭玥開解:“大人為你求官,出於有了官職自保,郎君任職宮苑使,我們一家屬於官眷。”

楊明可點頭。

鄭玥又道:“我們一家不敢出行,主要因為我們母女易惹禍事,有了官眷保護,日後我帶上翠娥母子,送女兒出嫁,郎君一人脫身出走容易。”

楊明可聽的在理,欣然接受做官,次日去往河南府衙請見張全義。

張全義不在府衙。

楊明可又跑去皇城尋見,見到走巡皇城的張全義。

張全義官話幾句,帶上楊明可走巡,一路叮囑指示。

楊明可恭敬聽著,偶爾也詢問不懂之處。

張全義滿意楊明可的認真態度,非是一味的不懂裝懂奉承。

宮苑使的職責,統領宮城三百宿衛,盤查宮禁出入人員和物品,巡查點卯皇族人數和狀態。

宮城的三百宿衛,來自張全義的府衛,宮苑使一共兩位,輪流值守一日一夜。

......

汴梁城外,朱溫下葬大兒子,暗中觀察兒子們。

二兒子朱友珪,洛陽歸來奔喪,神情渾不在意,彷彿出來散心郊遊。

嫡長子朱友貞,哈欠不止的冇精打采。

朱溫暗惱的失望,原本有大兒子在,他很少想過繼承人問題。

事實上,朱溫內定了庶長子朱友裕繼承,紛爭不休的亂世,隻能選擇有能力的繼承。

故此,朱溫一直忽視對於嫡長子的培養,從未帶出去經曆戰爭磨礪,任由變成一個紈絝子弟。

朱溫五十多歲了,古人的年齡,活到六十歲花甲的少見,七十歲的稀罕物。

朱溫憂心了後繼無人,他需要一個能夠守成的兒子,不至於死後斷絕香火,遭到掘墓的曝屍。

回到梁王城書房,朱溫一屁股坐下的仰麵歇息。

一個清秀白裙美人,嫋嫋走近,溫柔呼喚:“大王。”

朱溫輕嗯,美人十五六歲,花容月貌,皮膚摸著宛如綢緞。

敬翔夫人說到做到,牽線送來如花似玉的少女,官員段凝的妹妹。

朱溫喜愛,外放段凝任職了懷州刺史。

美人走到朱溫背後,一雙白皙巧手,按摩朱溫頭部,朱溫放鬆的閉上眼睛。

......

十月,朱溫抵達洛陽,宮城內祭拜昭宗靈柩。

朱溫假惺惺的哭道:“奴輩負我,令我受惡名於萬代。”

朱溫掩耳盜鈴的走個過場,下葬了昭宗,領著群臣在乾元殿朝拜新帝。

入夜,朱溫假令使人試探。

楊明可當值,自從朱溫來了,楊明可基本冇有存在感,他也畏懼接近朱溫。

十幾個軍士,拿著很多食盒抵達宮門,喊道:“這裡的兄弟,大王念及你們辛苦,命令送來酒菜犒勞。”

宮門入夜落鎖,門樓上宿衛值守,聽見呼喊下望,問道:“你們那來的?”

“我們是龍虎軍的火頭軍,大王心情大好,命令犒勞你們,開門拿進去,明日我們來取。”門外軍士回答。

“好嘞,等著。”宿衛愉悅迴應。

宿衛們下來開門,楊明可守在宮門旁的門房,聽見動靜走出去,看見宿衛去開門,忙喊道:“你們做什麼?”

“大人,大王使人送來吃食犒勞。”宿衛回答。

楊明可板臉道:“入夜就是府尹大人來了,也是不能開門。”

“外麵的人奉命大王來的。”宿衛辯解。

楊明可說道:“不許開門,否則休怪本官執行軍法,我去讓人離開。”

宿衛們雖然心裡輕視楊明可,但是不敢明目張膽的違令,眼看著楊明可走去樓梯上去了。

楊明可俯視門外,喊道:“入夜不能開門,辛苦你們了,請回吧。”

“大人,我們是奉了大王軍令犒勞。”軍士仰頭說道。

楊明可大聲道:“入夜不得開門,白日也得府尹大人軍令,才能送入規定之外的物品,你們走吧。”

軍士勸說:“大人,大王心情好的犒勞,惹得大王不悅,大人吃罪不起。”

楊明可心裡發懼,口上惱道:“除非大王親臨,任何人休想入夜開門,你們不得在胡攪蠻纏,還不快走。”

軍士喊道:“大人,隻是開個縫送入食盒,這麼多食物,過夜就不能吃啦。”

楊明可惱道:“本官隻管守門,你們不走是你們的事情。”

楊明可扭頭下去了,麵對宿衛冷臉道:“你們若是私接外麪食物,本官明日隻能稟告府尹大人。”

宿衛們心裡不滿,隻能懶散迴應。

楊明可鬱悶,顧慮宿衛陽奉陰違,隻好又上去門樓,親自盯著外麵的耗著,

外麵軍士等候半個時辰,拿著食盒離開了。

楊明可又盯著一炷香,方纔下去回到門房守夜。

次日入夜,又有十幾個軍士帶來食盒犒勞。

另一宮苑使當值,開門拿進來食盒,軍士們離開了。

又次日早晨,楊明可抵達宮城接班,他統領的宿衛也抵達,一起與另一宮苑使和宿衛交接。

交班的宿衛,說起昨夜得了大王犒賞,吃食的相當不錯。

楊明可聽到鬱悶,虎著臉離開開始巡查宮城,點卯皇族人頭。

另一宮苑使與下值宿衛離開,走到皇城端門,見到樞密使蔣玄暉。

宮苑使恭敬見禮。

蔣玄暉冷臉問道:“昨夜吃的好嗎?”

宮苑使恭敬回答:“甚好,謝大王犒賞。”

蔣玄暉抬手一一點指,吩咐:“拿下斬首。”

端門軍士聽令行動,製住宮苑使和宿衛首領拖走。

宮苑使驚恐喊道:“大人,我怎麼啦?”

蔣玄暉冷道:“玩忽職守。”

哢嚓!宮苑使和宿衛首領遭到斬首,下值的宿衛們噤若寒蟬的驚恐。

楊明可聽說,嚇的魂不附體,後怕到了極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