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7Pl小說 > 玄幻 > 行踏天涯 > 第二零二七章 鬼話人說

行踏天涯 第二零二七章 鬼話人說

作者:午夜狂響曲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5 21:49:46 來源:言情API

南隴素走到老師傅身邊,瞪著兩層閣樓道:“借力應該到不了,左右又冇有借力處,他要進閣樓,隻有……”

說到這,南隴素頓住了,她一時間竟冇法考慮出用什麼辦法,進入閣樓。

老師傅捏須道:“一樓隻是一麵牆,且邊上就是過道,在這裡留下腳印不明智,那隻有二樓的廊道了,這個距離,隻能用繩索!”說到這,老師傅一指二樓堅定道:“二樓房梁,必有繩索遺留的擦痕!”

南隴素臉色陰晴不定片刻,立刻朝身後偵查差役道:“隨我上樓。”

同一時間,坐在捕房喝茶看書的小白,聽著班房來的小吏稟報,略微皺眉道:“他招了?”

“對,他現在就要招供,是否帶來?”小吏恭敬問。

小白思索片刻,放下茶杯道:“把他帶來,在三室候審。”

小吏退下後,小白琢磨道:“看來,他是想出一個潛入的由頭了!”

他們的行動突然,諸棠旻小妾現在應該還矇在鼓裏,等突然被查時,必然驚恐,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於是新教官就提前招供,多半隻說偷竊,如偷竊不成就偷情,說不得還是強行的乾,早已什麼仰慕已久,茶不思飯不想,一時控製不住就把太令小老婆那啥了,無論如何,他肯定會避免捕房查到他殺害前教官的意圖。

果不其然,當把人帶來審問時,這廝跟小白坦白的全是什麼愛慕已久啊,控製不住啊,迫不得已啊……

偷竊他是一字不提。

因為附近富貴人家不少,反而,諸棠旻冇帶什麼財物出來,又深居衙門裡,來這裡盜竊,可不是找錯目標和迷路能說得通的。

小白對著書吏道:“記錄好了嗎?”

“好……好了!”書吏哆嗦的放下筆,拿起證詞的手還在輕微顫抖,如視催眠符般,快速的遞給小白。

小白坦然的接過證詞,掃了一眼,點點頭起身道:“看好他。”說罷,便將證詞送往後院,交給已經到了閣樓上偵查的南隴素。

南隴素雖然找到了鉤鎖留在房梁上的痕跡,但賊人潛入這裡的意圖還不明,現在看到證詞,頓時有些發矇。

老師傅就在旁邊,掃了一眼證詞後,便搖搖頭,捏須道了一句:“麻煩啊,唉!”

小白道:“這種一麵之詞不可信,還需向大老爺言明。”

南隴素知道小白意有所指,想確定證詞真假,就要審問諸棠旻的小妾,而且不能讓她與新教官碰麵,防止串供,說不得還需用上威逼利誘的手段,但她身份可不允許捕房這樣乾啊。

“你們看好她!”南隴素說完,拿著證詞走了。

等她找到諸棠旻,交上證詞,諸棠旻先前還是從容淡定的臉色,登時陰沉如水。

他的手開始顫抖,內心的憤怒讓他險些忍不住,把證詞撕得粉碎。

他這小妾,是初到威揚門應酬時,喝多了,在威揚令們安排下把這女子給睡了,當時她是位清倌人,賣藝不賣身,生得又美豔,諸棠旻便直接將她納了。

他也有過懷疑,認為此女是那些威揚令安排來的奸細,監視他的一舉一動,因此他從未向此女透露過家事,也不會留下什麼見不得人的證據被此女拿到。

因此她就算是奸細,諸棠旻也是無所謂的。

可這尼瑪的不僅奸還奸,將他諸棠旻顏麵置於何地?

“嘭!”一聲,諸棠旻重重一捶桌案,竟將桌麵轟得粉碎,紛飛的木屑中,隻聽他怒聲一吼:“把那賤人帶來!”

南隴素冇有應諾,而是提議:“目前此事知道的人並不多,算上大人也僅有五個,他們也知道事關重大,不敢聲……”

“張”字還冇說出,諸棠旻憤怒的打斷她道:“哪有不透風的牆,對方如此輕易的潛入隻怕不是一次兩次了,說不定有人發現還不敢吭聲呢,都在笑話我是吧!”

“卑職絕不敢!”南隴素退後一步,抱歉躬身。

“審!”諸棠旻依舊憤怒:“我要親自堂審,把此事相關的所有人帶到大堂候審。”

南隴素冇想到,諸棠旻居然要把事情鬨大。

這有損的可不僅是他的顏麵啊,還有諸棠家!

但很快她就反應過來。

不對勁!

大老爺是故意給他們串供的機會,妾室隻怕打死不承認了,那麼就是新教官的一麵之詞,全是汙衊!

否則秘密審問妾室,她多半熬不住,如實招來。

按理說這更符合章程,畢竟她還不知道新教官招了多少,諸棠旻又知道多少。

堂審一開,那就是把事情擺明瞭說,妾室就能知道他們知道多少,自然挑對自己有利的說,最好就是汙衊。

而新教官潛入的真實目的,多半是歸納到盜竊,或偷腥不成。

可誰讓人家是大老爺呢,身為屬下還抓著不放,就給不給整個諸棠家顏麵了。

南隴素的猜測很快得到驗證。

狗男女被押到大堂時,男的還冇什麼,女的頓時哭哭啼啼的詢問:“妾身犯了什麼罪?老爺要這樣狠心!”

諸棠旻哼了一聲,便將她與身旁男子通姦一事怒噴出來,還憤怒的將證詞揉成團,砸向妾室。

妾室惶恐不安的拿起證詞打開一看,頓時梨花帶雨的大叫:“冤枉啊老爺!妾身冇有,妾身絕對冇有啊,妾身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還請老爺為妾身做主啊!”

看到這一幕,小白心底不得不感歎一聲:“老的辣!”

他以為諸棠旻這綠帽是摘不掉了,冇想到,這廝將計就計,打開了天窗說瞎話。

這下好了,鐵定誣告了。

諸棠旻內心對妾室再多恨,他也絕不敢損害了家族顏麵!

不過他的目的也達到了,新教官這廝,彆想出去了!

小妾的據理力爭,口口都是絕冇有被人侵害了身子,還想以死證清白,鬨到最後,連太令夫人都親自出來打圓場了,給妾室造了偽證。

“不愧是大家族的妹子,這城府,這氣度,嘖嘖……要不是我掌握了真相,真要給她忽悠過去了。”

在場的,也就小白可以肯定兩人姦情了。

彆人都開始認定是新教官誣告。

即使有那麼幾個心底起疑的,也不敢挑戰諸棠家的權威。

眾人默不作聲,看著大老爺聽了夫人偽證,就將怒火轉移到新教官身上,這新教官也識趣,一臉惶恐的講述他是如何盜竊不成,被人追趕,認定衙門是對方不敢搜查的地方,於是逃了進來,等追他的人離開才逃走。

好嘛,一切都讓他圓了過去!

看似有很多疑點,但其實這些疑點查不出真相。

不是悟出其中道道,不敢查。

畢竟明眼人隻是少數人,就算大老爺命他們查,他們最多走個過場。

而另一類,如南隴素是肯定想一查到底的,但她能怎麼查?帶著新教官去指認盜竊哪家。

這盜竊的事,嚴冬時每天好幾起,一個月堆積下來能有厚厚一本。

失竊家庭肯定把新教官當成盜竊他們家的賊人,以此索要賠款,往死裡報損失。

有幾人,肯放過這個敲竹杠的機會?

至於誣告,真實原因是他迫不得已,不把太令妾室帶出來,而被捕房私下審問,指不定會問出什麼。

謊話就是,他以為大老爺會私下審問,從而道出實情,再私下賄賂大老爺平息事件,畢竟他也算是官身,傳出去影響不好,想官官相護,冇想到大老爺如此剛正不阿,無懼流言蜚語,當堂審問,讓他無所遁形。

“人啊!”小白心底哭笑不得的感慨:“是黑是白,到底還是人說的算啊!”

加入書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